·教育部网站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

·湖北教育信息网

平流层的秘密

来源:发布时间:2013-06-23浏览次数:3596编辑者:系统管理员

                                                        记者 江景
    和W坐上前往她家乡景德镇的车后,没过多久天色就暗了下来。我把头轻轻的靠在车窗上,安静的看一路上窗外跳跃着拂过玻璃的光斑,恍惚中想起前段时间的各种忙碌与焦虑。也许旅行是一个借口,但也不仅仅是借口。也许是为接下来的忙碌争取缓冲时间去摆好面对它们的姿态。又也许,这是抛弃,或者寻找。
    到达景德镇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和W于一片漆黑中站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深吸几口气,掺杂着细雨的空气清凉而凛冽。
    第二天早上醒来,雨已经停了,窗外透进些薄薄的阳光。和W走在陌生的街道上,沿街路灯乃至垃圾桶都是陶瓷的,十米以内必定少不了一个陶瓷经营店。除了这些,这里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小城市。抬头望望这里的天,比武汉要蓝要清澈很多,远处可以看到山峦淡淡的影子。我一直觉得天空美的地方都适合生存。也许只是感觉,但感觉对于生活始终还是很重要的。
    和W去了御窑和古窑,跟着导游看了历代的各种瓷器,从制作过程到艺术造诣,让我这个门外汉开始对瓷器艺术叹为观止。同时也前所未有的深切感受到了来自于历史的一种厚重感。
    我想,景德镇和瓷器是分不开的,这是一种多么绝妙的浑然天成。
    一天的景德镇游很快就过去了,和W吃毕晚饭,商讨完明天婺源的出行计划便早早睡下。然而这时窗外又开始下起雨,于是起身写带来的明信片。我告诉远方的他们,这里很美,我很快乐。
    第二天雨便停了。一大早和W坐上前往婺源的车,沿途慢慢的便可以看到层层的山峦和隐藏其中的徽派建筑,以及远处山顶缭绕的云雾。一个多小时后便到达了婺源。
    买好江湾的门票,随人流进入这个被誉为“婺源的一颗明珠”的地方,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古朴的街道和很有味道的老式建筑。向里走是错综复杂的小巷,沿路可以看到幽静的农居门前坐着神情安适的老人,偶尔因往来游人的喧闹声显出些惊诧。清澈的溪流边有洗衣的女人,动作娴熟,无视于旁边热衷于拍照的游人。同样不厌其烦的举着相机的我突然感觉到自己与这里的格格不入,包括身边所有喧闹的游人,像是群带着一身城市的喧嚣的短暂入侵者。
    下午来到李坑,这里算是一个很正宗的小桥流水的古镇。窄窄的道路两旁是古朴的阁楼,窗上挂着明艳的大红灯笼。道路中间是一条清澈的小溪流,不乏游客乘竹筏沿途观赏。溪流上有通往两旁的石桥。阁楼上可以一边品茶一边俯瞰整个古镇。李坑是以李姓人居多聚集而居的古镇,以经商为主。除了有小桥流水的诗意,也有商贸往来的热闹。沿街的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各种纪念品琳琅满目。这里没有刺鼻的汽车尾气和刺耳的鸣笛声,也没有钢铁水泥的大楼商场和冰冷的玻璃橱窗。这里有的,是历史积淀下来的远离城市文明的遥远与宁静。
    我想,生活分很多种,可以因地域,环境甚至人的性格而异。我们大多数都是活在现实与名利的对流层中,也许会对已定型的生活感到厌倦,但当你试图介入平静的无风无雨的平流层中时,往往对于自己和他人都是一种格格不入。其实,这只是以一种姿态路过这里,顺便放下心里的一些喧嚣,带走一些宁静。平流层里的秘密,是抛弃,也是寻找。
    天色很快便暗下来,和W踏出这个古镇的时候,身体疲惫的我却在心里有了一种油然而生的轻松感。坐上返途的车,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我突然想起一首忘记了名字的歌:
    “城里夜如海洋 所有在明灭的窗 虚而不假 你要如何离别仍须游荡的旅人 要如何让缘份就是缘
而我 而我 不停的 不悔的 与你的 总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