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网站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

·湖北教育信息网

有声胶片

来源:发布时间:2014-09-07浏览次数:3242编辑者:系统管理员

记者 任怡然

每一部电影都是一个故事,在不同的故事里,我们随着变换的光与影注入自己的情感。如果有声的胶片成为一种回忆的载体,回想起的过去就变得更真实和深刻。当那些电影的桥段又浮现在眼前的时候,想象自己是否也一样回到了那个时候呢?

敢不敢——《两小无猜》

镜头从一处工地开始,工人在拆除一栋旧建筑,镜头在工地上方游荡,带领我们看到一个旧式糖果盒半凝在地基里。

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响起,他说他们那个时候,有一种小孩儿的游戏,叫做“敢不敢”,当一个孩子问另一个“敢不敢”的时候,后者必须说“敢”。

小男孩朱利安在校车前遇到了小女孩苏菲,苏菲是刚移民过来的波兰人,被所有孩子欺负。朱利安说他喜欢苏菲,苏菲的回答是:“那你证明给我看,敢不敢?”

这是朱利安第一次遇到苏菲。

此后的很多年苏菲和朱利安一直乐此不疲的玩着这个游戏,什么都敢就是不敢承认他们相爱。

最后的一次游戏是在水泥工地上,朱利安对苏菲说:我们玩过这么多游戏,但我从未对你说过,像疯子一样的爱你。”

    法国的电影在骨子里都是满满的浪漫,电影的背景瑰丽奇幻,充满了童话色彩。空气里是咖啡和香水糅杂的气息,在巴黎的大街小巷回忆着敢不敢的游戏,见证着在时光流逝中单纯的爱情。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如此美丽,如此浪漫悲伤——《天堂电影院》

    多多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孩子,而艾费多则是“天堂乐园戏院”的放映师,因为电影的穿针引线,使得他们建立起来亦师亦友的感情。小多多把那些在转动中带来神奇影像的胶片视若珍宝,他的理想就是成为像艾费多那样的电影放映师。不过艾费多看到了小多多的聪慧伶俐,他认为小多多将来一定会有更远大的前程,他劝小多多离开小镇。由于艾费多双目失明,多多接替他成为电影院的放映师。多多慢慢地长大,爱上了银行家的女儿艾琳娜。然而由于艾琳娜父亲的阻挠,多多只能伤心地离开小镇。三十年后,成名的多多回到小镇向他的老朋友做最后的告别。老放映员留给他一份礼物,是重新串连起多多遗失了三十年的回忆与情感的胶卷。

     脑海里最深的画面,竟是当电影院倒塌时,那一张张年轻人的笑脸,那轰然的掌声弥漫在硝烟四起的小镇,伴随的,是年老的人们的叹息。

    年轻是一种资本,而怀旧只属于老年人。

    当一个世界坍塌的时候,你总会看到一些人在哭,而另一些人的脸上,挂着笑。那笑的,总是年轻人,因为他们向前看着,旧世界的毁灭,意味着新世界的诞生。

天堂属于怀旧者,因为那是过去一种朴实而纯真的理想。过去犹如梦境,因此它才美丽。时间会美化一切残忍的东西,给痛苦戴上朦胧的面纱。

 有声的胶片存放在脑海的深处,当我们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与其雷同的情景时,它才会提醒着我们曾经也拥有过在胶片里的情绪。我们看着它成长,而它陪伴着我们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