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网站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

·湖北教育信息网

旗袍与摩登

来源:法商时代发布时间:2016-11-11浏览次数:107编辑者:法商时代

 记者 李疑

青砖灰瓦、高楼耸立。不记得是谁说过,一个城市的进步与革新,一定是新旧交替的过程,新的事物取代旧的事物,用牺牲换来新生。而事实似乎也是如此,许多城市的改变都是以拆除旧有事物为起点的。可就在这众多的相同轨迹的圆弧中,出现了一道与众不同的弧度。它独具一格,在城市的建设道路上显得那么特别,却并不让人感觉到突兀。它的成长仿佛在向我们指引着令一条道路,让我们了解到,原来新与旧、老派与新潮可以这样和谐地共生在一起。这,就是上海。

生活就是那一袭华美的袍

若以黄浦江为界,将上海分为东西两部分,那么浦西代表的是老派上海的风貌,浦东代表的则是时尚现代化的新上海。

张爱玲曾将生活比作一袭华美的袍,那么孕育这件华袍的便是老上海的一街一景了。张爱玲笔下的上海是既传奇又现实的。传奇的是这里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大部分处于贫瘠、贫困的状态。可来到上海,就仿佛进入另外一个世界。在这里,少的是战争的硝烟、生活的贫乏,多的是歌舞升平的欢乐、奢侈浮华的日子。

作为近代中国最早开放的通商口岸之一,上海可以称得上是近代中国现代化起步最早的城市之一。作为一个与海洋相连的临海城市,这里接受西方改变最早,西化的程度也较深。黄浦江畔的各式洋行就是最好的证明。早年这里是帝国列强的租借势力范围。百年过去,这里保留的西式洋行,也成为这座城市最独特的一道风景。欣赏黄浦江最好是等到夜晚灯光全部亮起来的时刻。走在一条并不算太宽阔的道路上,抬眼仰视被夜晚的灯光衬托的散发出淡淡金黄色光芒的西式银行,听着每隔十五分钟上海海关大楼楼顶那座古老大钟敲响的沉重而又浑厚的钟声,思绪仿佛回到上个世纪的旧上海,周围的汽车似乎都已看不见,只见得记忆里的黄包车一辆接着一辆从身边擦身而过,身边偶尔会走过烫着波浪般的卷发,身着各色花样的旗袍的女子。曾在长辈的旧物中看到的画报封面一下子都跳出了杂志,来到了眼前一般。

不知是不是太过怀念旧时风貌,浦西至今仍保留有大量弄堂以及旧式的房屋。夜深人静时,徐徐穿行在弄堂之中,看着这些已被岁月雕刻出独一无二的花纹的房屋时,似乎也可以从中感受到丝丝缕缕的海派风情。

聆听一座城市的脚步声

三十年前曾有人做出过这样的感慨: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而在过了仅仅三十年后的今天,浦东已经成为全中国最富盛名的金融中心。这里高楼林立,走在市区的街头,阳光被一幢幢高楼表面上覆盖的金属保护层所反射,将你的眼睛刺得睁不开,眼前也似乎出现海市蜃楼一般的幻觉。

城市的发展永远快得出乎我们的意料。几年前还曾被人们津津乐道的上海地标性建筑东方明珠,在现在看来已有些失色。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等一系列新式金融大楼拔地而起,高度远远超过已有的建筑群,仿佛也在向我们昭示着这座城市无限的生命力与活力。

我登上金茂大厦的那一天正好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电梯仅用四十五秒便将我们一众游客送上八十八层楼。圆弧状的眺望台上都装有能见度极佳的玻璃保护层,透过玻璃,可以清楚地俯瞰城市的全貌。站在八十八层的高度之上,先前所见到的几乎耸入云间的大楼一下子尽收眼底,眼前出现的画面宛若一幅长轴画卷,若要给这幅画卷定一个主题,那就应该是论一个城市的发展之迅速。若要给这幅画取一个名字,那一定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只不过脚下站的不是山,而是现代化的摩天大楼,眼前观的也不是群山,而是群楼。

这是一座城市的黄金地带,这里也是无数人向往的乐土。走在街上,身边走过来来往往的行人,股市信息在每一架天桥上所安装的屏幕上都可以清晰地看见。如果说北京是文化的中心,那么上海的浦东,则是当之无愧的经济中心。这里的摩登之感是如此地鲜明,让人置身其中,又无时不刻不围绕在你的四周。

过去与未来的接点

在这个城市的清晨,你总会看见这样的两类人。一类会在每天太阳升起时身穿休闲常服,信步走出弄堂,闲适地悠游在城市之中,也许会在某个有些简陋的早餐摊位驻足,吃一笼汤包或是一碗阳春面,然后再慢悠悠地走回弄堂深处的家中,开始一天的日常生活。还有另一种人,他们永远西装笔挺,步履匆匆,永远在天尚未大亮时就拎着公文包走在上班的必经之路上。他们的眼睛永远都注视着前方,从不会去注意周遭发生的琐碎闲事,对他们而言,时间就是最大的金钱。这样的两种人,并存于城市之中。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相去甚远,但从来也没有哪一个人能准确地评判出哪一种才是最完美的生活方式。或许这就是上海对无数人而言最大的魅力所在,无论你有怎样不拘一格,无论你是怎样的与众不同,在这里,你总会找到自己的一方精彩的天地。

曾经有人提出过这样的一个疑问,一个城市的革新是否一定要以毁灭旧有事物作为基础。也许在以前,我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但如今,上海带给了我一个绝好的范例。城市的发展的确是旧有的事物被新进的事物所取代,带着并不代表旧有事物就只有被毁灭这一种结局。保留一座城市原有的风貌也是为了更好地向前发展。

我一直都坚信,一个没有历史沉淀的国家不会有未来可言。一座城市,也是如此。看着曾经熟悉的一幕幕街景、一座座古园不复存在,有时心中不觉会有一阵伤感。谁说旗袍与摩登不能同时存在的呢?那些早已离我们远去的历史,会随着年龄地增长而使记忆逐渐变得淡薄,但只要那座建筑、那条街道、那道古巷还存在着,我们就不会有彻底遗忘的一天。

艳丽复古的旗袍仍旧偶尔可以在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看见,只是现在,那随风飞扬的旗袍不再是穿梭在旧式弄堂里的那一抹倩影,而是变成了现代高楼之间间隔的街道中的靓丽风景。